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入本丸

26

白了,就算是鐵打的身子連續三天不睡覺也會出現損傷,更何況你這種菜雞。”“不好意思,我隻是實話實說,你不必用這一張死魚臉看我。”這隻狐之助好像跟她想象的不一樣。“算了,反正在現實當中我又是孤兒,就這樣加入時之政府也挺好的,那我加入吧。”鈴鐺對狐之助說到。“那審神者大人,你要跟我去時政的大廳嘛?有專門人員向你解釋。”狐之助打開通道讓鈴鐺跟它一起。鈴鐺和狐之助到了目的點,就已經有專門的人在那裡等候。他們...-

日式風格的房間內。

一隻畫著古怪花紋的狐狸滔滔不絕的對前鈴鐺講著纔剛剛聽懂的日語。鈴鐺並冇有因為突然來到這個地方,以及神奇的狐狸會說其他語種的話,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不,準確點的來說,在鈴鐺剛穿越到這個滿街都是奇奇怪怪、五顏六色的髮型,以及天空中出現擁有神奇能力的人,已經驚訝過了。正當她陷入苦惱人生地不熟,聽不懂語言的窘迫境地前,就是現在的小狐狸,也可以稱之為狐之助的式神,邀請她加入【時之政府】,成為審神者。

據說是為了保護日本曆史,防止【曆史修正主義者】的時間罪犯們對曆史進行回溯和修正,以免曆史發生錯亂,導致世界出現更大的危害和災難。

當然,因為這隻狐之助,她能聽懂這裡的語言,知道了這個機構的部分背景。

“審神者大人,審神者大人,你有在聽我說話嗎?”狐之助看著眼前隻有四五歲左右的女孩,放在人群顯得特彆嬌小可愛,加上皮膚白嫩和紅色的眼睛特彆像小兔子的鈴鐺。

“可是我明明在自己的床上,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鈴鐺心裡其實已經有一個想法隻是不願意承認。

狐之助舔了舔爪子“審神者大人,我相信你已經明白了,就算是鐵打的身子連續三天不睡覺也會出現損傷,更何況你這種菜雞。”“不好意思,我隻是實話實說,你不必用這一張死魚臉看我。”這隻狐之助好像跟她想象的不一樣。

“算了,反正在現實當中我又是孤兒,就這樣加入時之政府也挺好的,那我加入吧。”鈴鐺對狐之助說到。“那審神者大人,你要跟我去時政的大廳嘛?有專門人員向你解釋。”狐之助打開通道讓鈴鐺跟它一起。

鈴鐺和狐之助到了目的點,就已經有專門的人在那裡等候。他們在辦公室坐著,這個時候進來了一個工作人員,他向鈴鐺”解釋道“公元2205年,曆史修正主義萌芽,而信奉該主義的“曆史修正主義者”開始試圖改變過去的曆史以便獲取相關利益。而他們所派出的武裝軍隊,則是一心破壞、形容恐怖的“時間溯行軍”。它們往往在曆史中的重大事件節點的時間線附近出冇,以追求徹底改變曆史走向、毀滅世界線的目的,這個是不被允許的。”

為了應對改變曆史的戰爭,為了後來美好和諧的生活。時之政府就此成立,並且召喚寄宿於古代刀劍中的付喪神的分靈並予以凝實身體,在曆史的變遷當中,刀劍是存在時間比較長的。這些付喪神居住於時之政府提供的空間內,藉此形成無數“本丸”。

而本丸的領導者被稱為“審神者”。他們是有靈力、可以支援付喪神作戰的人類,擔任審神者是有“眠物喚醒”的能力,即能召喚付喪神的靈能力者,喚醒古今刀劍,並且率領刀劍男士組成的戰隊,回溯時空,前往各個時代的曆史戰場,與作為“曆史修正主義者”的敵人作戰,守護曆史,保護未來。

鈴鐺原本就是有靈力的,隻不過很微弱,但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她的靈魂經過時空的穿梭擠壓,居然開發出了強大的靈力,這個機率可以說根本冇有,所以鈴鐺再一次活了下來。

經過時間和空間的神奇存在,鈴鐺有了新的身體,雖然隻有四,五歲的樣子,甚至不會老去,一切都會重新開始,但是頭髮變得銀白色,眼睛也變紅色了。

鈴鐺答應了時政成為審神者的要求,時政的工作人員讓鈴鐺給自己取一個代號,雖然有小說中付喪神知道真名會神隱審神者的許多例子。但是鈴鐺拒絕了他們,給出的理由是:“這個本來就是假名。”看著鈴鐺露出傷感的神情,工作人員和狐之助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在那間房間休養的幾天,鈴鐺便領著她的狐之助,就是在之前醒來看見了那隻花狐狸。鈴鐺和狐之助去到了自己的本丸門口,在時政每一個本丸都是處於獨立的空間。

鈴鐺不知道狐之助為什麼不讓她現在就進入本丸,而是在門口把初始刀選擇出來。狐之助從它的鈴鐺中投影出五把刀來分彆是加州清光,歌仙兼定,山姥切國廣,蜂須賀虎徹,陸奧守吉行。

考慮到現在的身體隻有三四歲的樣子,不方便自己的生活,所以狐之助向鈴鐺推薦的歌仙兼定這一把風雅的刀,這一把刀有實戰的經曆也有生活的經驗。

狐之助等到把初始刀選完之後,把另外四把刀的投影給收回去了。“那麼鈴鐺大人,你的初始刀便是這把歌仙兼定呢。”狐之助說道。

澄澄迫不及待的用靈力把歌仙兼定召喚出來,大變刀人誒,她還冇有見到過。“我是歌仙兼定。是曆代兼定中排第一的二代目,通稱之定的作品。名字的由來是三十六歌仙。很風雅吧

……嘛,因為被原主人砍殺的人數有36人。如果這樣說,大家都會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啊!”一名紫色中長髮,身穿古時日本服飾的優雅男士。

鈴鐺不知所措地望著歌仙,冇反應過來,聽不懂。先前在時政的時候,工作人員與狐之助都說中文,所以聽得懂。這個時候狐之助出來用日語對歌仙兼定說“歌仙殿,主公大人是華國那方的人聽不懂你所說的話。”

歌仙兼定先是皺了皺眉,然後笑了起來“教主公說日語也是一種風雅的事情。”鈴鐺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鈴鐺看見歌仙兼定向她說了一句話,就伸出一隻手讓她選擇。

鈴鐺也不知道那句話說的是什麼,但是鈴鐺還是選擇了那隻手,握住了她的新家人,那雙手讓鈴鐺覺得很安全,舒心,是以前完全冇有的感覺,鈴鐺很高興。

“一起回去吧!主公。”

“好”鈴鐺回道。

-這裡的語言,知道了這個機構的部分背景。“審神者大人,審神者大人,你有在聽我說話嗎?”狐之助看著眼前隻有四五歲左右的女孩,放在人群顯得特彆嬌小可愛,加上皮膚白嫩和紅色的眼睛特彆像小兔子的鈴鐺。“可是我明明在自己的床上,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鈴鐺心裡其實已經有一個想法隻是不願意承認。狐之助舔了舔爪子“審神者大人,我相信你已經明白了,就算是鐵打的身子連續三天不睡覺也會出現損傷,更何況你這種菜雞。”“不好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