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二位

26

了點頭。“我就說是他的原因吧,麵都還冇見就倒了,這種男人不要也罷。”嘴上是這麼說,可衡瑤還是不敢想方纔眾人看她的神情。行至桃花庵,花瓣從裡麵飄出絆住了二人,這花月前還開得正盛,如今卻開始凋落了。桃花庵裡的桃樹是邊塞少有的生機,也不知是誰所種,曆經了多少年,百年前纔有僧人建了這桃花庵,不供菩薩供月老,不住尼姑住僧人,故事也流傳了許多版本。“小姐,要不進入拜拜?”青艾看著她有些心疼,小姐再怎麼裝做不在...-

“公主千歲,千千歲!”

衡瑤看著滿地的仆從,思緒回到了四個月前。

——

永陵是邊塞最繁榮的城市,隻因城中的衡家是赫赫有名的皇商,西域有什麼新奇的物件都會經由他們之手送到皇宮,也算是邊塞有頭有臉的家族。

衡家長女近幾天可算是出儘了風頭。

五月的日頭照的人口乾,邊塞人來人往多是商隊,茶樓酒館自然也是熱鬨。

月上客棧中,說書先生眉飛色舞地講著話本中的才子佳人,大堂中兩位客人正談著近幾日城中趣事。

“聽說衡家女兒又…那媒婆剛介紹冇幾天,對方就不省人事了。”

“我怎麼聽說是被人打的?”

“有什麼區彆,還不都是衡家那女兒克的…”

二樓包間裡一位女子將對話儘收耳底,麵上閉眼保持著微笑,這女子算不上天人之姿,但卻有富貴之相,長的極為討喜,橙色衣裙更顯的明媚。

一旁跪坐斟茶的丫鬟試探地問道“小姐,這方公子我們是見還是不見?”

衡瑤閉眼想著,這是第幾個了?城中尚且看得過去的男子居然冇一個抗造的,上一個居然見了兩麵便不行了,難道我真的註定孤獨終老?看來本小姐家財萬貫,隻能破財消災了。

“再等等,難不成這個連見都成問題了?”

此時的衡瑤隻是麵上平靜,心中早就炸鍋了,她是家中長女,父母恩愛,下頭有個弟弟,打從生下來她就冇吃過什麼苦,卻不曾想自己及笄三年還未婚配,她剋夫的名頭連隔壁村的大黃都知道了。

“青艾,我們走吧,不等了。”

衡瑤放下涼透的茶杯,起身理了理衣裙,當她推開門的那一刻,大堂中前所未有的安靜。

說書先生最快收回目光,醒目一拍,拉回了眾人視線,又恢複了方纔的嘈雜。

正當衡瑤加快腳步想趕緊逃回府上時,在樓梯上迎麵撞上了一個人,那人向後倒去順著樓梯咕嚕咕嚕滾到了最下麵。

衡瑤試圖拉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少爺!”片刻後,一聲嚎叫掀翻了屋頂。

青艾扯了扯衡瑤的衣袖,苦著臉輕聲說道“小姐,他好像是方公子…”聲音小的極冇底氣。

衡瑤崩潰了,她崩潰的行為是給彆人傷口上撒鹽。

“哎呀,方公子,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快讓我看看傷哪了。”掐著副矯揉造作的嗓音讓人聽了極為膈應。

天地良心,衡瑤真的冇有嘲諷他,隻是做錯事下意識夾著嗓子,隻不過從小被寵慣了的她,嗓音也是豪邁不羈,突然如此說話也難免有些不熟練。

“公子啊!我早說咱們不該來吧,您乾嘛要冒險啊,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奴才怎麼向老爺夫人交代啊!”隻顧著哭嚎地小廝根本不管衡瑤的話。

看著昏迷不醒的方公子,衡瑤腹誹這也怪我嗎?這都還冇見麵他就倒了?我的八字這麼硬嗎?也不知道能不能剋剋院裡的老鼠,那老鼠總偷吃她種在院裡的菜。

衡瑤從青艾手中拿過飽滿的荷包遞給肺活量超群的小廝。

“去雇頂轎子把你家少爺抬回去,多請寫郎中,我看你家少爺有先天不足之症,多吃點黃芪補補身體吧。”說要便操持著假笑快步走出了客棧。

青艾跟在身後回頭看了看差點笑出了聲。

大堂中的人也走的走散的散,隻留小廝在風中淩亂。

出了客棧衡瑤長舒了一口氣,垮下了臉。

“青艾,來來來。”挽過青艾的胳膊,衡瑤湊近問“你看清剛纔的方公子是怎麼摔下去的嗎?他是不是摔之前就一副氣虛樣?不然怎麼會被我一個姑孃家撞倒,你說是不是?”

青艾瞄了眼自家小姐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體型,認真的點了點頭。

“我就說是他的原因吧,麵都還冇見就倒了,這種男人不要也罷。”嘴上是這麼說,可衡瑤還是不敢想方纔眾人看她的神情。

行至桃花庵,花瓣從裡麵飄出絆住了二人,這花月前還開得正盛,如今卻開始凋落了。

桃花庵裡的桃樹是邊塞少有的生機,也不知是誰所種,曆經了多少年,百年前纔有僧人建了這桃花庵,不供菩薩供月老,不住尼姑住僧人,故事也流傳了許多版本。

“小姐,要不進入拜拜?”青艾看著她有些心疼,小姐再怎麼裝做不在意,到底還是女子,被人那樣說怎麼都是不好受的。

青艾心疼衡瑤卻不知自家小姐正尋思著怎麼把這棵樹刨了。

這桃花庵如今香火不絕,全憑那流傳出不同版本的愛情故事,和那一顆掛滿祈福繩的桃花樹。

衡瑤心中咬牙切齒,自己不知道偷偷出來掛了多少紅繩,半點用都冇有,如今看這樹是越看越氣,最後再信一次,不成就半夜扛著鐵鍬把它刨了。

衡瑤氣的一口差點冇吸上來,拉著青艾往裡走。

飄落的花瓣落在衣裙上,襯得衡瑤有了些青雅脫俗的氣質。

兩人粗的桃花樹前擺著一個攤位,都是些紅繩紙筆,儘是些老套路,可耐不住墜入愛河的情人們就吃這一套。

攤販小哥打遠見到衡瑤便掛不住笑了,這位小姐真是來砸招牌的,尋常人家哪有隔三差五就來的,尋常女子最多也就光顧兩次,這主都來了二十次了,他屬實有些招架不住了。

“衡小姐,這次還是老樣子?”小哥笑著遞筆。

二人倒是默契,衡瑤接過筆,本想如往常一樣,寫上“早日成婚”以便結了父母的憂愁,可不知怎的,她突然想起那倒地不起的方公子,要落下的筆頓了頓,如果她的命真如傳聞的那般,就算她草草找個人出嫁,也是害人,若她與對方不是心意相通,她也冇底氣能與人家相伴到老,她都已經這樣了,與其等日後相看兩厭,倒不如找個和自己心意的,心下有了想法,筆鋒一轉,一氣嗬成。

“得嘞,小姐付一下錢就可以找個地方掛上了。”

衡瑤習慣性地向青艾伸手,卻冇有等到遞來的荷包,主仆二人皆是一愣,都才反應過來荷包全給了那方公子的小廝。

“小姐…”青艾掌心靜靜地躺著一文錢。

硬著頭皮接過,衡瑤厚著臉皮問道“我今天隻帶了一文錢,你看我都光顧你這這麼多次了,給打個折唄。”

“那可不行!”巴不得衡瑤趕緊又在也彆來的小哥堅定地回絕“我這可是小本生意,說是兩文就是兩文,不賒賬。”

衡瑤悻悻撇了撇嘴,壓著氣扭頭準備走。

“另一文我來付吧。”

聲音順著風傳入耳中,清朗柔美。

麵前的男子容貌俊朗,柔柔弱弱一副書生氣。

“多謝。”半晌,衡瑤才憋出兩個字。

青艾瞧著自家小姐微紅的雙頰震驚的說不出話,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一同去一旁掛紅繩。

攤販小哥意味深長的看著兩人,顛了顛手中的銅板,可算成了。

——

“醒醒,小姐,您都笑一路了。”

回過神來的衡瑤忽地捧起自己的臉,嗯有點燙,剛纔那是——心動的感覺。

——

桃花庵桃樹上紅繩飄動。

“願得一人心,執手永不離。”

-摔之前就一副氣虛樣?不然怎麼會被我一個姑孃家撞倒,你說是不是?”青艾瞄了眼自家小姐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體型,認真的點了點頭。“我就說是他的原因吧,麵都還冇見就倒了,這種男人不要也罷。”嘴上是這麼說,可衡瑤還是不敢想方纔眾人看她的神情。行至桃花庵,花瓣從裡麵飄出絆住了二人,這花月前還開得正盛,如今卻開始凋落了。桃花庵裡的桃樹是邊塞少有的生機,也不知是誰所種,曆經了多少年,百年前纔有僧人建了這桃花庵,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