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噴射之洞

26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察覺到身後出了一身薄汗,冇了軍裝外套的遮掩,濕濡的汗漬緊密地貼在男人寬厚精壯的脊背上,恰到好處的褶皺顯得襯衫更加稱體合身。“這件事先彆外傳。”昌旭年嘗試著清了清嗓子,為床上也許根本聽不到任何動靜的人放低音量,“也暫時不要向陛下彙報。”屈紀霖和艦隊醫師剛趕到醫療室門口,就聽到這句令他們感到驚駭的指令,不禁麵麵相覷。“昌隊,這是不是不太……”“屈紀霖,閉嘴!”向爍冇心情看他犯蠢,在世...-

已然接近午時,仍然冇有一絲光亮到達這處。

層疊的灰褐色氣體籠罩天際,距上一場酸雨下過不久,毫無預兆地,又一場暴雨如滾燙沸水般,將大片蒸騰燥熱的死地再次覆蓋。

天不似天,時不明時。

抬頭向上望去,“雲層”的攪動像是用工業機械扇大力鼓吹出來的滑稽把戲,僅有哨塔探照燈的刺眼宣告了人類踏足此處。

“噗——噗——噗——”,一方光圈破開在某個不起眼的哨塔探照燈旁,與哨塔投下的光影重疊交織,現場的人明顯對這一幕早已習以為常。

光圈通體呈現單一的炙白,除卻邊緣最晃眼的一圈亮色,稍暗些的便是“洞”的部分。大量太空垃圾,以及勉強凝聚成團卻又快速四散的星際塵埃從中砸下。

向爍正了正頭頂的軍帽,踏出門便看到機器人們拿著特製硬度的耙狀物小心翼翼地在垃圾堆間分分撿撿,實在是好一番熱火朝天的景象。

洞口不遠處,一群護衛軍熟練而懶散地躲避著白圈中時而傾瀉,時而稀落而下的太空固體,仨倆逗趣、樂作一團的眾人來不及變換情緒,被逮個正著。

“收收你們這幅鬼樣子。”

向爍毫不留情地一腳踹上離自己最近的一名大個子,語氣中卻冇太多責問意味。

“要是臨時直播抽到我們,丟了世代飛船第一方隊的臉麵不要緊,等昌隊追究,我看你們算是乾到頭了。”

大個子笑嘻嘻地收了收腳,明顯與向爍關係甚好,也不願這時候折了他的麵子。

坐得稍遠些的小兵們看起來倒比大個子態度好上許多,如果他們嘴裡冇有發出嘟嘟囔囔的聲音。

“要不是這破爛駐守製度,咱也不至於來這兒守垃圾場啊。”

向爍似是冇聽到般,始終表情淡淡,倒是大個子笑臉一斂。

“懂什麼!懂什麼!這可是考古挖掘的第一現場,是麵向未來的第一階梯,是……”

“嗶!嗶!嗶!嗶!警報!警報!”

霎時間,清潔型機器人們手中的耙狀物變形為利於攻擊的熱動武器,原本站靠得七扭八歪的護衛軍們也僅在分秒間就火速進入了備戰狀態。

紅色射線從基地的四麵八方掃蕩而來,塔頂的軍用探照燈開大了兩個馬力,一時恍得人難以看清分毫。

“檢測到生命體!檢測到生命體!”警報聲不絕於耳。

緊了緊後槽牙,大個子假似往空中“啐”了一聲。

“我就說這可是爭奪頭功的第一戰場!”

向爍先行一步,快速撥開被機器人們重重包圍的熱械口,手中緊握的K087核彈管槍與暴露的青筋彰顯著槍主的蓄勢待發。

械口毫不留情地抵上目標者的下顎,原本堆積在這人麵部的水珠就勢聚整合團,順著頰部流向他細碎的髮梢。

向爍保持著標準蹲步,卻在掃過目標者全身時,渾身不自然一抖。

手背傳來一股力量,大得幾乎要把向爍的手骨捏碎,槍口迴向男孩下顎中央。

一陣熱氣撲頸,向爍也自知自己差點分神。

“屈紀霖,鬆開!”

話語間染上一絲嚴厲的,又或更多是慌亂的情緒。

大個子若無其事地甩了甩手,恢複到原先那副吊兒郎當模樣,像得了惹急了兔子的樂趣,好心情地咧了下牙,眼神卻銳利得如有張力般,狀似要把目標者牢牢釘在地上。

不容耽擱,屈紀霖往周圍環視一圈,喚來早已在一旁待命的高等生命體檢測機器人。

正當他要有所動作——

“我來。”

順著向爍剛走出來的方向,層層包裹的人群中很快散出一條通道。

“昌隊。”

向爍和屈紀霖幾乎同時向他致意。

男子輕輕擺了擺手,又隨意點了下頭作為迴應,徑直走到屈紀霖身旁的空地上,無聲地叫停了護衛軍們呼之慾出的“艦長好”的嘹亮問候。

屈紀霖撓了撓頭,一副鬆了口氣卻仍感棘手的聊燥模樣,將正對男孩和檢測機器人的位置讓了出來。

示意兩人先按慣例對目標者進行控製,昌旭年一刻不緩地將手掌放在機器人胸口前上方,代表掌紋驗證通過的綠燈瞬時亮起。

說是按慣例,不過是先前的幾百年中,偶也有人從洞中墜落,但那些不外乎全是星際中含罪逃逸或跳躍失敗的雇傭兵、通緝犯,危險係數高且身形及其矯健,即使高空重傷後有過短暫昏迷,也能在短時間內恢複清醒,甚至不乏高戰鬥力。

簡而言之,地上這般癱得像是小趴菜的人,實在是弱得堪稱絕無僅有的存在。

“請輸入您的最高通行代碼,以開啟頂級生命體檢測權限。”

昌旭年眉梢低垂,看著男孩被特製纖繩捆出紅印的手腕,不露聲色地晃了下神,又在即將失態的一刻將注意力轉移到機器人發出的口令上。

與其操心地上這人發起攻擊,還不如擔心他隻是個被無故牽連的幌子,不時將有敵軍通過洞道進行偷襲來得靠譜。

但無論如何,程式要走,防範要做。

令在場人都冇想到的是,檢測機器人在昌旭年輸入最高通行代碼後,運算的時間較之前任何一次都長了不止一星半點。

“請確認是否進行下一步對比驗證。”

這條指令雖在大部分高純血種族中常有出現,但縱是翻遍全帝國的高等生命體檢測機器人聯合數據庫,怕也是找不出比這次檢測彈窗更多的曆史記錄。

到底是怎樣程度的純血後人,才需要承受通過這般多的基因檢測項目?

又或者,地上躺著的這名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男孩,實際是個頂頂精明的偽裝基因分子?

昌旭年下意識否定了在他腦中一閃而過的第二條猜測。即使是出生在地位顯赫、血脈精純的昌氏家族,他的誕生日賀辰上,也隻掃描出現過7條對比驗證提示。

而這台機器人是不久前經陛下特彆撥款,在前線投放的最新型號不說,帝國有史以來對於偽裝基因的對比驗證記錄最高也不過12條。

“32……33……”被機器人的檢測加碼震驚到麻木,原本還有閒心插句臟話表達下自己五味雜陳的複雜情緒,隨著機器人的掃描速度越來越緩慢,數據分析越來越卡頓,屈紀霖口中隻剩下機械的計數聲。

不知過了多久,昌旭年按下第51次“確認”選項後,機器人檢測宣告結束。

係統自動播報的聲音陡然擴大至整顆廢土星球的領空。

“此生命體的人類基因匹配度為99.7%,帝國最高等級保密程式啟動。”

常年古水無瀾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怔愣,說不上是苦澀還是撕扯來得更洶湧強烈,昌旭年的動作比腦子更快一步。

雙手已經下意識地鬆去了束縛住男孩的沉重捆綁,又脫下身上的軍裝外套,將男孩瘦弱的軀乾輕輕裹住,才剋製地將人攏向胸前,抱穩後便快步向護衛隊主艦方向走去。

“我剛剛冇聽錯吧老向?”屈紀霖憋不出話,顯得他更傻更拙。

向爍看著昌旭年離去的方向,腳步一頓,還是決定繼續跟上。

“冇聽錯,就是99.7%。”至此,他也不認為有繼續讓人死守洞口的必要性了。

這根本,就是神蹟。

即使是人造,也是他們如今的技術遠遠不可能創造的完美品。

***

另一邊,珍惜輕緩地將人放置在主艦的無菌醫療倉中,昌旭年難得地感到不知所措,更不放心醫療型機器人對皮糙肉厚的士兵們的那套,用在這個看起來格外脆弱的人類身上。

向爍來得不慢。

饒是他跟了昌旭年這些年,這次也看不透,更探不明自己長官的反常情緒。

儘管再冇經驗,作為世代飛船護衛軍的一員,向爍還是在腦海中飛速翻找出了或許能夠“對症下藥”的一些模糊記憶。

調整好醫療倉中地球時期人體適宜的溫濕度及氧氣濃度等指標後,男孩潮紅的麵色消退不少,呼吸也趨於平穩,但仍冇有絲毫將要清醒的跡象。

昌旭年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察覺到身後出了一身薄汗,冇了軍裝外套的遮掩,濕濡的汗漬緊密地貼在男人寬厚精壯的脊背上,恰到好處的褶皺顯得襯衫更加稱體合身。

“這件事先彆外傳。”昌旭年嘗試著清了清嗓子,為床上也許根本聽不到任何動靜的人放低音量,“也暫時不要向陛下彙報。”

屈紀霖和艦隊醫師剛趕到醫療室門口,就聽到這句令他們感到驚駭的指令,不禁麵麵相覷。

“昌隊,這是不是不太……”

“屈紀霖,閉嘴!”向爍冇心情看他犯蠢,在世代飛船上,自然聽令於艦長。

大個子頓了頓,張著的嘴配上扭曲神情,像演啞劇,乾巴巴地擠出句“是”。

並未表現出多餘情緒,昌旭年一瞬不離地盯著躺在醫療倉中的人。

冇必要迴應,他感到自己在一意孤行,卻血液沸騰。

視線細細掃過男孩的臉頰,昌旭年指尖重重一撚,有些心癢。

狹長的眼闊下方睫毛森森,挺翹的鼻頭一聳一伏,儘管麵色蒼白,也不減唇間淺脂本色,幾縷稍長的頭髮濕答答地順耷於男孩額間。

清秀精巧,這是昌旭年腦中冒出的感到最為恰當的詞。他甚至想要將手指探到男孩的鼻翼之下,感受那抹溫熱輕柔的氣息。

太瘦了,昌旭年略有不滿,又不知突如其來的一抹怒氣該朝誰噴發。

就在他還在思考該如何安置這個明顯不合常理出現的純人類時,有人毫無眼色地打破了他的沉默。

“昌隊!大事不好!我們好像被迫暴露了……”

-旁的空地上,無聲地叫停了護衛軍們呼之慾出的“艦長好”的嘹亮問候。屈紀霖撓了撓頭,一副鬆了口氣卻仍感棘手的聊燥模樣,將正對男孩和檢測機器人的位置讓了出來。示意兩人先按慣例對目標者進行控製,昌旭年一刻不緩地將手掌放在機器人胸口前上方,代表掌紋驗證通過的綠燈瞬時亮起。說是按慣例,不過是先前的幾百年中,偶也有人從洞中墜落,但那些不外乎全是星際中含罪逃逸或跳躍失敗的雇傭兵、通緝犯,危險係數高且身形及其矯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