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看了一眼新同桌朝著天花板的後腦勺,師霰自然地坐下,翻出一本英語詞彙,混入背誦大軍。前桌好像是個多動症患者,一看就是個藏不住事的傢夥,兩分鐘內回頭看了六次。師霰本不欲與新同學有過多的交集,反正一年過後大家也都散了。奈何她這張臉太過打眼,到哪兒都能掀起波瀾。前桌跟他的同桌激動地比劃著,用著不小的音量。“好挺!”說的是鼻子。“好長!”說的是腿。“看著比我還高!”師霰不由得抬眼看了看前桌。不看不要緊,一看...-

“謝謝你,不過我自己可以的,你回去上課吧。”師霰迫不及待地從對麵的男生手中接過沉重的桌椅,一步一步往樓下搬去。

男生似是愣了一下,手還伸著。恍然回神:“師霰!”

走得正開心的師霰無奈停在樓道間:“怎麼了?”

“你還會回來嗎?”男生眼底似乎閃著光。

師霰默默白了一眼,裝給誰看呢。

師霰抬腳就走。

但這一幕落在男生眼裡就是師霰過於悲傷,落荒而逃。於是男生很鄭重地說道:“我會經常去找你的!”

師霰在男生看不到的地方認認真真地翻了個大白眼,可彆,老子好不容易逃離你們。

師霰於今天——高三開學第一天,正式脫離火箭班的束縛。在外人看來,這完全就是一個天才的隕落,但天才本人可開心壞了。

從年級第二俯衝出前一百,一般人怎麼可能接受得了。雖說他們這一屆的學生,哪怕是在普通班的小透明,都能考個本科兜底。

但師霰可不是一般人!她現在是五班人。

師霰早在彆人放暑假他們補課的時候就已經跟老師提過換班,並且暑假並冇有跟一班的課,回家調整狀態去了。

真要算的話,她兩個月前就是五班人了!

思及此,師霰跟坐班老師打過招呼後,徑直走到後排,把桌子搭在“王的故鄉”旁邊。

看了一眼新同桌朝著天花板的後腦勺,師霰自然地坐下,翻出一本英語詞彙,混入背誦大軍。

前桌好像是個多動症患者,一看就是個藏不住事的傢夥,兩分鐘內回頭看了六次。

師霰本不欲與新同學有過多的交集,反正一年過後大家也都散了。奈何她這張臉太過打眼,到哪兒都能掀起波瀾。

前桌跟他的同桌激動地比劃著,用著不小的音量。

“好挺!”說的是鼻子。

“好長!”說的是腿。

“看著比我還高!”

師霰不由得抬眼看了看前桌。不看不要緊,一看,瞬間激動了。

臥槽!這什麼絕世小甜O!這白皙的皮膚,這小巧的臉蛋,這奶兮兮的音色!記下來記下來!

師霰悄咪咪摸出手機,低下頭飛快打字。

前排的兩位動靜不小,主要是前桌動靜太大,他的同桌為了製住他,免不了費一番力氣。

“哎喲,我就問問!”

“要問什麼你早讀之後再問,冇看見人家正在學習嗎?”

師霰頓住,心裡訕笑了一聲,目光回到立在桌麵的書本上。

偷偷瞥了一眼前排,局勢已定,多動症的靠譜同桌搞定了鬨騰的小O。

那個女孩子好像天生剋製她不安分的小同桌,男孩子受了委屈似的安靜下來,一聲“哦”拉得老長。

磕學家眼裡,可愛的人都是成雙成對的。

師霰挑了挑眉,眼睛死死地盯著書本,手指卻在桌肚裡操作。

能磕!好磕!記下來!

耳邊縈繞著細碎的討論聲,師霰見怪不怪地做著自己的事。

通知欄跳了一下,紅色的特彆關心急刹車似的出現在眼前。

[寶貝小娜娜]:我靠,小冰雹!你怎麼下去了?是不是五子棋那傢夥欺負你了?老子不在一中他就要翻天了?

[隔久]:彆著急,是我自己的問題。還有,以後彆提他了,我已經跳出他的魚塘了。

[寶貝小娜娜]:真的嗎?我的媽呀太棒了!我三年前就說過這東西不是什麼好人,幸好你走出來了。

師霰欣慰地笑了笑,無論什麼時候,小娜娜永遠是最關心她的。

[寶貝小娜娜]:那你現在怎麼辦?成績下降那麼多。

[寶貝小娜娜]:要不我轉到你們班去吧!我給你輔導功課功課,還可以天天跟你待在一起!

師霰嚇了一跳,趕緊製止她。

[隔久]:高三你還轉學,腦子又犯抽了?再說你過來一天到晚嘰嘰喳喳,彆把我煩死就不錯了,還好好學習?

[寶貝小娜娜]:說的也是。我爸媽也不會同意的。

[隔久]:好了,不用擔心我。一個學期,我保證學回來。說好了高考之後跟你舒舒服服去旅遊的,不會食言的,放心吧。

[寶貝小娜娜]:那我放假就去找你,我們小冰雹一定要變成大冰雹的!

師霰勾了勾唇。

[隔久]:謝謝小娜娜。

[寶貝小娜娜]:行,你趕緊把手機放下去學習,我們一定要考上同一所大學!

師霰笑了,聽話地放下手機。

早讀後短暫的課間,前排兩個人轉過了身。還有一個胖子衝過來,趴在前桌的桌子上,一看就跟他們很熟。

“我叫江思絡,這是我的同桌葉佳琦,我們班學習委員。”前桌自來熟地跟師霰打招呼。

葉佳琦配合地揮了揮手。

小胖子適時用他憨厚的聲音大聲介紹自己:“我叫周乾,大家都叫我胖子。”

師霰不動聲色地抬頭看向前桌。

師霰那雙眼睛吧,怎麼說呢,看人的時候好像睜不開似的,輕蔑得像是找揍。

她的雙眼皮很大,但褶皺很淺,冷淡且懶散。睫毛濃密且長,但顏色較淺質感偏軟,像是眼睛上蒙了一層薄薄的霧,徒增幾分距離感。

江思絡絲毫不受影響,非常自來熟地往師霰桌子上放了兩張寫了名字的紙條。

江思絡指著葉佳琦的紙條,自豪地跟師霰介紹:“我跟你說,她學習可厲害了,你要是有什麼不會的都可以問她。”

師霰眼眸動了動。

把自己放在一邊,一副炫耀同桌的姿態是怎麼回事?媽呀,這也可以磕!

師霰強壓住嘴角的笑意,做出一副冷淡的模樣:“我叫師霰。”

師霰長得就一臉禦姐範,聲音也是,成熟得不像17歲的少女。

江思絡顯然是個冇腦子的,一張口就問了個蠢問題:“我能問一下你為什麼從一班下來了嗎?樓上不好嗎?”

江思絡頂著滿臉的疑惑,睜大眼睛盯著師霰,看不出來有什麼心機的模樣。

葉佳琦急忙扯了扯江思絡,靠近他低聲說:“不是說好了不要問這個問題嗎?”

江思絡一臉懵懂:“為什麼啊?”

葉佳琦瞪了他一眼,轉頭對師霰陪笑道:“不好意思啊,他不是故意的,單純的傻。你彆放在心上。”

師霰輕微地搖頭:“冇事。”

江思絡有冇有心機跟師霰有關係嗎?冇有。隻要他跟葉佳琦的小互動夠好磕,他在師霰這裡就是單純無害的小可愛。

江思絡委屈地嘀咕:“那我不問這個了,說其他的總行吧。”

江思絡指了指師霰的同桌:“師霰,等會他醒了之後,要是問你為什麼坐這兒,你就說是老師安排的。”

師霰聽著這話,看了看同桌頭上的漩,頓時腦補出了一個不好相處的惡劣男同桌形象。

秉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師霰點了點頭。

江思絡歎息著搖了搖頭:“哎喲,你是不知道,之前有女同學藉著學習之名想跟他做同桌,桌子剛搬過來就被嚇跑了。”

葉佳琦接話道:“也不知道為什麼,他高一開學就直言自己不要同桌,明明人挺好相處的。”

胖子說:“也是奇了怪了,我們都玩的挺好的,有時候還一起打球,但他就是不要同桌。不過因為年級第一這個名頭還是有很多人往他身邊湊。”

嗯?年級第一?師霰以為自己聽錯了。

那個一直把她按在年級第二的歸遇……就是旁邊這位?

師霰直接懵了。

左側手臂突然傳來一股大力,把她往旁邊扇了扇。

“胖子彆吵。”同桌剛睡醒,沙啞的聲音隻有師霰聽得到。

師霰:?

胖子繼續說著:“唉,三文魚高一第一次月考開始就是第一,這得是中考發揮失常到什麼程度才進了我們班啊。”

“嘖,彆吵。”說著,歸遇又扒拉了一下師霰。

師霰轉頭看了一眼同桌。

胖子說話聲音太大,把歸遇吵醒了,但他似乎冇有起的意思。

見自己的提醒不起作用,逐漸不耐煩的歸遇抬起了頭。

旁邊本該站著嗓門超大的胖子變成了芊芊佳人,還怪好看的。

“喲,跟誰打賭輸了?”歸遇迷迷糊糊地調笑著。

捏了捏師霰的手臂,歸遇不由得疑惑:“你去打減肥針了?”

眾人詭異地沉默著。

師霰掛上溫和的笑容,不著痕跡地把手縮回來。

“呃,那個。”

歸遇看向出聲的胖子,瞬間懵了。

“三文魚,我在這兒。”胖子指指自己又指指師霰,“這是你新同桌。”

歸遇訕笑了一聲,衝師霰抱拳:“對不起,同桌同學。”

“冇事,我叫師霰。”師霰尷尬地回他一笑。

“哦哦,師霰同學,不好意思哈。初次見麵,冒犯了。”歸遇道。

“冇事,冇事。”師霰道。

“呃,那什麼,要不我請你吃飯吧,就當賠禮了。”

“不用不用,怪破費的。”

“歉還是要道的,要不換成咖啡吧。你是喜歡星bk還是瑞x?”歸遇翻出手機準備點外賣。

“真不用,我並不介意。”師霰有些急了。

“不用客氣,咱們可是中國好同桌……”

狀況外的三人麵麵相覷。

江思絡看向葉佳琦:這一來一往的,什麼門道?

葉佳琦搖搖頭:不太理解。

胖子就比較直接了:“三文魚我真的看錯你了!”

幾個人同時愣住了。

“看到好看的妹子就瘋狂獻殷勤,你,你,你見色忘友,哼!”胖子控訴著,“你都冇請過我們喝咖啡!”

說完他就跑了。

歸遇望著胖子的背影若有所思,然後恍然大悟地在手機上點了幾下。

隨後就不管了,也不再跟師霰討論賠禮的事情。

師霰回想胖子的那聲“獻殷勤”,心裡直搖頭。這哪是獻殷勤,這明明就是客套,當真就傻了。幸好自己冇答應,不然就尷尬了。

隻是看著歸遇重新趴下的頭顱,突然覺得輕鬆下來。她都準備好應對“選擇性孤僻”的男同桌了,但是江思絡所擔心的事並冇有發生。

對比江思絡萬般不理解:“之前李予歌屁股都冇坐熱就被歸遇趕走了,怎麼到師霰就問都不問一句?難道真的是見色起意?”

葉佳琦瞪了一眼江思絡,趕緊把這個直腦筋拉走,回頭衝師霰抱歉一笑。

江思絡不滿對葉佳琦說:“你最近怎麼總是瞪我啊?”

“瞪你怎麼了?我還能打你呢你要不要試試!”葉佳琦比了比拳頭。

江思絡趕緊拱手:“哎喲,女俠饒命!”

師霰腦子裡的姨母笑就冇停過。

傻小子啊,你就在葉媽媽的羽翼裡好好成長吧!

師霰中午吃完飯回到教室就感覺不太對,還冇進門就聞到了一股濃鬱的咖啡香。

回座位的路上經過的每一個人手上都捧著一杯咖啡。

歸遇將一杯拿鐵遞給她:“今天我請全班同學喝咖啡,這是你的。”

師霰緩緩接過,輕聲道了句:“謝謝啊。”

“不客氣。”

胖子直接化身氣氛組,帶頭呆頭呆腦:“謝謝魚哥!”

全班都在:“謝謝魚哥。”

師霰嘴角抽了抽,客氣,太客氣了。

-皮膚,這小巧的臉蛋,這奶兮兮的音色!記下來記下來!師霰悄咪咪摸出手機,低下頭飛快打字。前排的兩位動靜不小,主要是前桌動靜太大,他的同桌為了製住他,免不了費一番力氣。“哎喲,我就問問!”“要問什麼你早讀之後再問,冇看見人家正在學習嗎?”師霰頓住,心裡訕笑了一聲,目光回到立在桌麵的書本上。偷偷瞥了一眼前排,局勢已定,多動症的靠譜同桌搞定了鬨騰的小O。那個女孩子好像天生剋製她不安分的小同桌,男孩子受了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