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一定要記得我

26

吧哥,晚點人多不方便擠。”他收了柺杖折起來抱在懷裡,坐在電動車後座,陳陽幫他把右腿抬起來放在踏板上固定住,這才小心翼翼地上了車。梁輝個子不算矮,大部分都長在了腿上,且腿型修長筆直很是好看。以前哥幾個在一起冇少拿這事跟他開玩笑,說他要是參加個什麼超模大賽,準保讓那些人拜倒在哥的九分褲下。奈何梁輝此人直男癌晚期,愣是覺得一個大男人長了雙模特腿像什麼話,他熱愛肌肉和力量並存的美感,喜歡豪放狂野派的身材,...-

“一定要記得我。”

“梁仲嶼!你一定要來看我。”

……

“啊!”

梁輝從夢中驚醒,呆呆地坐在床上緩了很久才順過氣來,熱汗悶濕了他的短袖後背,黏在身上很不舒服。他轉頭往出租屋內唯一亮堂的地方看去,初陽映在玻璃上紅彤彤的,像一團朦朧的火光。

這塊待拆遷的電錶廠家屬樓臨近建築工地,新蓋的購物中心大廈的鋼筋架子拔地而起,遮住了許多窗外的景色,唯有早晨能看見些許陽光,其餘大部分時間都是昏暗的光影和煙塵共舞。

枕頭邊鬨鈴還在滴滴答答,和頭頂老舊風扇轉動的扇葉一起響成一片,喧鬨得讓人心煩。梁輝伸手摁掉鬨鈴,捶了捶腿,裝好假肢慢慢下了床。

半個月過去,他的頭髮又長了不少,遮住了一截粗糲不齊的眉毛,梁輝抬手撩起髮尾對著鏡子看了看,額角那道醜陋扭曲的疤痕被汗水浸得泛紅,伸手去碰還有點疼。

他草草擦了汗,冇來得及貼上創可貼,手機就響了,梁輝往嘴裡塞了牙刷,邊刷邊去接:“喂,陳陽?”

電話那頭的人氣喘籲籲:“梁哥,你起來了嗎?”

“剛起,你車到了?”

“到了,我老婆知道我今兒一大早出去,死活不讓我開車過來,我跑了三站纔到我哥家借了他的電動車,咱倆大男人擠擠,充滿電到工商局一來回夠用了。”

“行,那我下來了。”梁輝吐了嘴裡的泡沫,漱完口一抹臉:“你等等我。”

陳陽一聽不應:“梁哥你彆急,你那腿……”

梁輝大笑:“我現在這三條腿可比你快多了,你小子彆操那閒心。”

掛了電話,他換了一套看起來還很新的襯衫長褲,小心包好腿走到門口,想了想,又回頭拿上了那副柺杖夾在腋下,這纔出門。

陳陽站在小區門口,門衛攔著冇讓他進來,有段時間冇見麵,他剃了個小板寸,加上那一米八三的高個子,看起來很像個不務正業的小混混,看見他揮揮手大喊了一聲:“梁哥,這兒!”

梁輝打量了他身上灰撲撲的褲子一眼,皺眉問:“怎麼了這是?”

陳陽摸摸鼻子:“也不知道哪家的小孩不聽話,闖路上來了,我避他給摔了一下,冇事兒。”

梁輝又瞅了一眼,視線在褲子上不明顯的三角形鞋印和陳陽臉上不自然的笑之間來回一掃,就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陳陽他老婆不太待見自己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他是知道的,八成是兩口子一大早又為了幫他這事吵吵嚷嚷,陳陽還捱了幾鞋底子才從家裡溜出來。

他不說破,隻點點頭:“以後小心點兒。”

“知道知道。”陳陽一拍腦袋,不好意思地笑了:“走吧哥,晚點人多不方便擠。”

他收了柺杖折起來抱在懷裡,坐在電動車後座,陳陽幫他把右腿抬起來放在踏板上固定住,這才小心翼翼地上了車。

梁輝個子不算矮,大部分都長在了腿上,且腿型修長筆直很是好看。以前哥幾個在一起冇少拿這事跟他開玩笑,說他要是參加個什麼超模大賽,準保讓那些人拜倒在哥的九分褲下。

奈何梁輝此人直男癌晚期,愣是覺得一個大男人長了雙模特腿像什麼話,他熱愛肌肉和力量並存的美感,喜歡豪放狂野派的身材,對彆人口中形容自己的好看嗤之以鼻,儘管事實就是他體態勁瘦,腰細腿長,怎麼看都是一副自己討厭的小白臉模樣。

“梁哥,身份證什麼的帶齊了冇?”

陳陽頭也不回地問。

“哦。帶齊了。”

梁輝回過神來,風從耳邊呼呼吹過,他被風吹的睜不開眼睛,繃緊腰腹把腿收回來貼緊車身防止坐不穩,右腿的褲管灌滿了風,涼颼颼的直往身體裡鑽。

鬼使神差地,他鬆開了捏住陳陽衣襬的手,自然而然地搭在右腿膝蓋上。

耳邊有什麼人在哭,兩個三個全都是熟悉的聲音,莫名的讓人煩躁。

“梁哥,梁哥,你彆看了。”

“你彆憋在心裡,你這樣我難受。”

梁輝迷茫地回想了一下,確實冇想起來那是發生了什麼事這麼值得興師動眾,他最難的時候也就是打群架被鋼筋砸斷了腿昏迷三天,三天之後小弟們來看望他劫後重獲新生還帶了一箱純牛奶,其樂融融的。

這樣想著,他把手繼續往下探,碰到一節硬圓柱停了下來。三指粗,特殊鋼材料,那是他現在的右腿,除此之外,褲管裡都是空的。

他說不上來是什麼心情,那條腿還在的時候總被嫌棄不夠強壯,現在換成真正的“鋼筋鐵骨”了,他反而還有點矯情地懷念起以前能跑能跳的日子。

他收回手規規矩矩地搭在大腿上,感受著手心的肉感,小小地感慨了一下,頹廢了這麼久,人還是不得不給活著服軟啊,老待在陳陽表哥的出租屋裡也不是個辦法,他也要臉,陳陽兩口子過的也不容易,念著他是情分卻冇有義務。

好在他體格還算強健,冇到躺在床上一蹶不振的地步,前段時間找人托關係幫他置辦了一輛小吃車,打算今天一早去領了營業執照就乾著試試,餬口總是冇問題的。

前麵陳陽說了一句什麼他冇聽清,但不難猜還是雞零狗碎的叮囑,他大聲答應了一聲,迎著風吹了聲響亮的口哨。

陳陽肩膀突然一抖,嗓音啞的厲害:“想開了就好,想開了咱就能過得去,咱們兄弟倆……好好張羅著過,人還是得好好活著。”

“好好一大男人,哭什麼哭,憋著。”

梁輝一頭霧水,心裡想這小子眼淚珠子還挺多,他本來都冇什麼感覺,被這麼煽情搞得鼻子一酸,笑罵道:“誰跟你過,家裡有個老婆還不知足?瞧你那點出息,芝麻大點事兒怎麼還跟以前一樣。”

陳陽用力吸了吸鼻子:“我冇出息還不是你以前慣的。”

“你還起勁兒了,好好看路。”

梁輝哭笑不得,拿他冇辦法。兩人又有一搭冇一搭地聊了兩句,路上車少,一路通暢就到了工商局。

-,他被風吹的睜不開眼睛,繃緊腰腹把腿收回來貼緊車身防止坐不穩,右腿的褲管灌滿了風,涼颼颼的直往身體裡鑽。鬼使神差地,他鬆開了捏住陳陽衣襬的手,自然而然地搭在右腿膝蓋上。耳邊有什麼人在哭,兩個三個全都是熟悉的聲音,莫名的讓人煩躁。“梁哥,梁哥,你彆看了。”“你彆憋在心裡,你這樣我難受。”梁輝迷茫地回想了一下,確實冇想起來那是發生了什麼事這麼值得興師動眾,他最難的時候也就是打群架被鋼筋砸斷了腿昏迷三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