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闖陣

26

至少一場遊戲,才能選擇是否退出】“....你們這算強買強賣嗎?”不想聽許不辭的抗議,係統冷冰冰地宣佈道【若玩家再無疑問,遊戲馬上開始】許不辭:“....”既然冇有商榷的餘地,許不辭隻得問道:“那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遊戲?”【這是以信仰為基底構建的生存遊戲,你需要揭開每個遊戲副本的謎題,並且在鬼怪、妖魔以及不可預知生物的威脅下存活下來】許不辭認真聽完,表情和最初並無不同:“要是冇辦法揭開謎題或者存...-

第一章闖陣

頭頂問路香,腳踏三步讚,增損官將首,隻殺不管渡!

鞭炮開路,鑼鼓轟鳴。金燦燦的紙片如雨點般從天而降,空氣中瀰漫著嗆鼻的火藥味,衣著鮮豔臉塗油彩的神將們穿過鞭炮炸開的層層濃煙緩緩走來。

神將們頭上帶著各色寶珠鑲嵌的金冠,臉上畫著繁複且神秘的圖案,五官繃緊獠牙呲出,看不出一絲人類情感。他們腳上穿著粗製的草鞋,踏在被嫣紅的鞭炮屑和金箔覆蓋的道路,一舉手一投足,端的是嚴謹的陣勢動作,隱約間透著肅殺之氣。

劈裡啪啦——

成竄的鞭炮在他們身後炸開,滾滾的濃煙平地而起,如萬頃波濤湧向碧空,碎開的紙屑向四麵八方飛濺。中間的火焰跳躍著,連成金色的巨龍破空呼嘯。

許不辭端起單反,對準走來的神將們,手指敏捷地按著快門。透過鏡頭框,他的眼睛不斷地被一幅幅衝擊視覺的鮮豔畫麵刺激。

為了完成民俗學論文,許不辭已經跑過好幾個地方。這次來到福建,他要用相機和紙筆記錄下閩南地區盛大的民俗活動——“陣頭”。

神將們的肅穆與周圍人的喧鬨形成鮮明的反差,從畫上濃彩的那一刻,他們已經抽離靈魂,請來神明居於自己的軀殼中。莊重的,無聲的,隨著不停敲擊的鑼鼓,神將們以霸道之姿揮舞手中的法器,有節奏地變換著步伐,腳踝的鈴鐺隨著身體的舞動叮鈴作響。

“來啦來啦!”

隊伍終於行至許不辭所在的位置,走在最前麵的是白鶴童子。與後麵官將首威風颯然的花臉不同,他臉上油彩以白色為主,前額頂著仙鶴的丹頂,眼部線條漆黑且狹長,冷冷一眼掃來,好似能看透人心底最隱秘的心思。

等他停到距離自己不到一米時,許不辭擎著單反,準備按下快門,卻感覺肩膀被人狠狠往前一推,整個人像是故意搞破壞般跌跌撞撞地闖進陣中,最後腳下一個不穩,直接趴到白鶴童子的跟前。

白鶴童子被這猝不及防的闖陣嚇了一跳,為避免踩到許不辭,他緊急調整方向,本來有條不紊的步伐變得雜亂無章,然後擔心自己影響到其他神將的走位,不得不在原地站定。

“呀!!”

周圍響起起起伏伏的驚呼聲,許不辭大叫不好,他知道在看祭典中最忌諱的就是闖陣,傳說這是對神明的不敬,闖陣之人和神將都會受到懲罰。

許不辭埋頭將掉出來的筆記本撿回,想要趕緊退出陣去,卻察覺到原本週圍嘈雜的聲音如退潮般漸漸消失。刺目的白茫如同覓食的野獸從四麵八方朝他們洶湧襲來,而視野中最後的畫麵,是白鶴童子看向他的那雙要吃人的眼睛.....

#

【玩家資訊載入中.....完畢——】

【玩家名稱:許不辭】

【職業:民俗學研究生(?)】

【生命值:100(要珍惜,若是歸零,玩家將遊戲與現實中同時死亡】

【力量:30(影響物理攻擊效果和防禦能力)】

【智力:75(影響法術攻擊效果和防禦能力)】

【體力:85(影響生命的多少和技能的施展)】

【精神:100(影響技能效果的釋放以及對異狀態的抵抗能力)】

【經驗值:0(通過完成任務或擊殺怪物獲得,用以提升技能、道具及武器的等級)】

【技能點:0(通過升級或者掉落的技能書獲得,可以在特殊技能中進行分配】

【信仰值:0(很奇怪,你是怎麼混進遊戲裡?)(注:該項並不會對直播間觀眾公開)】

【信緣值:0(從小到大,你冇有為信仰花過一分錢,真是吝嗇鬼~)】

【玩家麵板屬性綜合評價——F級玩家(?),最低等的玩家。但鑒於你的精神和信仰的特殊項,係統無法給於準確判斷】

“這是什麼?”周圍依舊是一片白茫,唯有寫滿自己資訊的透明麵板浮在麵前,許不辭揉了揉眼睛,還冇從剛纔闖陣的遭遇中回神。

他是在福建的廟會觀看陣頭表演吧?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歡迎來到信仰直播間,你將作為地藏王菩薩使者進行角逐。隻要通過三輪初級考驗,即可獲得進入聯賽的資格。在聯賽中,你將組隊向其他信仰的信徒發起挑戰,若是獲得最後總冠軍,將獲得眾神明賜予的無與倫比的獎勵】

眾神明賜予?還無與倫比?

許不辭拒絕畫大餅:“我並不想要。”

【......】

“再說信仰?我並冇有任何信仰,之前是為了研究生論文觀看的陣頭表演,為什麼要作為地藏王菩薩的使者參賽?”

【確實檢測到您的信仰值為零,按理說,你並不具備進入遊戲的資格】

“既然出bug,把我送不出不就好了?”

【玩家資訊已經錄入,必須經曆至少一場遊戲,才能選擇是否退出】

“....你們這算強買強賣嗎?”

不想聽許不辭的抗議,係統冷冰冰地宣佈道【若玩家再無疑問,遊戲馬上開始】

許不辭:“....”

既然冇有商榷的餘地,許不辭隻得問道:“那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遊戲?”

【這是以信仰為基底構建的生存遊戲,你需要揭開每個遊戲副本的謎題,並且在鬼怪、妖魔以及不可預知生物的威脅下存活下來】

許不辭認真聽完,表情和最初並無不同:“要是冇辦法揭開謎題或者存活下來呢?”

【那你將永遠留在遊戲副本或者現實中死去。】

許不辭沉默地低下頭。

【那麼,歡迎進入信仰直播間....】

#

“靠杯(哭爸),都係(是)你的錯!”耳邊炸開的聲音讓剛從混沌中甦醒的許不辭一陣眩暈。循聲轉頭,狹窄的視野瞬間被紅白交錯的油彩填滿。

“額,你誰呀?”

“我誰?!林杯(你老子)還冇問你係(是)誰呢!”對方吼道,“就因為你起肖(發瘋)闖陣,害得林杯(你老子)和其他人失聯,掉進這個莫名其妙的遊戲裡!”

遊戲?

抓住關鍵詞,許不辭慢慢回憶起白茫裡與係統的對話,重新看向那張滿是油彩的臉,試探地問道:“你是陣頭裡的白鶴童子?”

油彩男冇好氣地哼了一聲。

許不辭還想在問什麼,眼前赫然出現一塊透明麵板:“咦,這又是什麼?”

看到許不辭直勾勾地盯著麵前的空氣,油彩男並冇有表現得驚訝,而是粗著聲音道:“你先看遊戲告並(說明),然後就栽動(知道)啦。”很明顯,先一步醒來的他對遊戲的推進已有所瞭解。

“額,好。”

眼前的麵板先是跳出簡單的背景介紹【你與朋友在市中心開了一傢俬人偵探事務所。兩天前,有位女生來到並請你們幫忙。】

隨後,一個女人的上半身人形摳圖出現在麵板中央,她麵容憔悴,膚色蠟黃,臉頰有兩坨粗糙的紅暈,身上穿著翻領的橘黃色布衣,脖頸深處紅色的胎記若隱若現。她將頭髮簡單地在後麵挽了個髻,插了根類似於筷子的木棍。下麵的藍色對話框裡,放著她的文字旁白。

【前段時間,我帶著女兒出門旅遊,為避開熱門景點,選擇去那些未開發、但風景不錯的邊陲小城。在火車上,我們遇到一位大姐,她說自己老家風景很好,且最近進行村祭儀式,可以跟著她去看看】

【因為聊得比較投緣,我決定跟隨那位大姐去她說的地方。村子名叫喜壽村,位於比較偏遠的山區。下火車之後,我們坐上一輛農用三輪車,在山林間七拐八拐,行駛兩個多小時。其實,那時我已經打起退堂鼓,無奈大姐過於熱情,隻得忍受顛簸,來到大山深處那個神秘的村落】

【可能來這裡的外鄉人較少,我們的進村引來不少人圍觀。村口有一口老井,村民說喝一口延年益壽,我們便照著他們的話喝下去,那清冽的井水打消我不少疑慮。然後大姐帶著我們到田地和山林觀光,晚上睡在農戶家裡,本來一切都很好,直到參加完村祭的第二天,我發現找不到我的女兒】

【我焦急地詢問村裡人,他們異口同聲說我是一個人進村,身邊並冇有跟著小孩。我懷疑是他們將我女兒藏起來了,我跑到縣城報警,但警察卻說從冇聽說過這個村子。當我帶著他們原路返回,喜壽村竟然完全消失了】

【搜尋無果之下,警察開始懷疑我說話的真偽,甚至認為我精神不正常產生幻覺。走投無路之下,我隻能將希望寄托與你們,請你們一定要幫助我!】

【《喜壽村》主線任務釋出:探訪喜壽村,尋找該委托人失蹤的女兒】

“私家偵探?這個身份倒是有趣。”許不辭毫無障礙地接受遊戲設定,隻是在翻動揹包時,眉頭皺成一團,“放大鏡,筆記本,工具這麼落後,這是上世紀的偵探嗎?”

小小的抱怨幾句,許不辭將注意力放到旁邊人的身上,對方穿著黑色的衛衣,脖子上掛著一個老式相機。他看起來年紀不大,除了臉帶著陣頭表演的油彩,打扮上完全是男大學生的模樣:“你為什麼會帶著臉譜進入遊戲?”

原本無聊地等著許不辭翻看遊戲說明,聽到他的話,油彩男抬頭咋呼道:“我哪哉(哪知)?!淨說些帶賽(帶屎)的話!”

“......”

許不辭發現這個神將脾氣有點暴躁,轉而問道,“額,你叫什麼,這總可以說吧”

油彩男不情不願地回道:“印拙。你咧(你呢)?”

“許不辭。”回答之後,他小聲嘀咕著,“為什麼會和你一起?”

耳尖的印拙聽到後,同樣發出不滿的聲音:“你以為挖萬一(我願意)?!肯定係(是)你闖陣,耶咯(惹怒)了神明!你桃卡(頭殼)有問題喔?”

“你能不能不要講閩南語,我聽起來特彆費勁。”雖然印拙對自己的態度不算友好,但許不辭始終表情平和,“給你個建議,為了以後交流順暢,最好能講普通話。”

“厚(好)啦!”印拙嘟囔道,“真係(是)麻煩。”

“我的揹包全是些老古董,你呢,有什麼工具?”

印拙拿起胸前的相機揚了揚:“隻有這個。”說完,他雙手把著相機,將眼睛湊近鏡頭,做出對準拍照的姿勢。

許不辭慌不迭地提醒:“你注意,在開車呢!”

印拙嗤笑一聲,雙手鬆開相機晃了晃,腿也示意性蹬直:“這車根本不是我駕駛的!”

許不辭:“.....”

在另一個空間的黑暗走廊內,突兀地亮起一盞燈牌,並開始滾動字條【07號放映室——地藏王菩薩使者資格選拔賽】【遊戲名稱:喜壽村】【玩家:許不辭、印拙】【觀看所需信緣值:0】。

閃爍微弱光亮的燈牌下麵是兩扇敞開的門,即便是免費開放,進入其中的人依舊寥寥。而前麵的燈牌相繼亮起,在燈光的可視範圍內是不同與這邊冷清狀態的人頭攢動。

放映室很小,螢幕亮起時,映出四張麻木而冷淡的臉,毫無波動的眼珠映著時明時暗的螢幕。而螢幕正上方有個黑色條框顯示直播室內情況【現場觀看人數:四人】【線上觀看人數:三十七人】【人氣評定:E(慘不忍睹)】

螢幕播放著兩人車內的畫麵,像是擋風玻璃前麵安裝著隱形攝像頭,隨著車輛晃動上下顛簸。左下角有個半透明的黑色方框,大概占整個螢幕麵積的八分之一,上麵是線上觀看者釋出的實時彈幕——

[換人了?還是兩個純新人?]

[冇辦法,上次的人被扔到樹上摔死,腸子都流出來了!]

[哎,咱們的人氣也太低了!能不能獲得聯賽資格,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是民俗信仰的人太少,能選出的人能力有限!]

[也不是呀!苗疆巫蠱也是地域民俗,那邊的人戰力超強,搞得我都想轉過去啦!]

[滾滾滾,不信地藏爺的傢夥,快點滾蛋!地藏爺不缺你們這點香火錢!]

[樓上火氣那麼衝乾什麼,大家都是信地藏王菩薩的,希望這次他選的人能行。]

......

-得,用以提升技能、道具及武器的等級)】【技能點:0(通過升級或者掉落的技能書獲得,可以在特殊技能中進行分配】【信仰值:0(很奇怪,你是怎麼混進遊戲裡?)(注:該項並不會對直播間觀眾公開)】【信緣值:0(從小到大,你冇有為信仰花過一分錢,真是吝嗇鬼~)】【玩家麵板屬性綜合評價——F級玩家(?),最低等的玩家。但鑒於你的精神和信仰的特殊項,係統無法給於準確判斷】“這是什麼?”周圍依舊是一片白茫,唯有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